目睹30多名患者死亡,他们不仅面临救治压力,还有道德困扰

2020
05/22

+
分享
评论
凌武娟(综编) / 健康界
A-
A+
“我在第一线救治患者,却不是一个好护士”。

现在的纽约布朗克斯的蒙特菲奥雷医疗中心(Montefiore Medical Center)与布鲁斯·施瓦茨(Bruce Schwartz )记忆里的完全不同。这里每个人,甚至是实习生和护士,都投入到新冠患者的救治中,患者死亡的速度与战场前线相当。

身为该院精神科医生的施瓦茨说:“处于疫情的‘震中’,医护人员每次轮班长达12小时,超负荷工作是家常便饭,还要一次又一次目睹患者死亡,大家都没有心理准备。”

医护人员的心理负担可想而知。

近一半参与新冠患者救治的医护人员有PTSD

“指不定死神会降临在谁身上,感觉很崩溃,我自己也变得焦虑和多疑……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。”美国密苏里州一名护士珍妮·考德威尔(Jenn Caldwell)说。

密苏里州是美国疫情相对较轻的州,据她估计,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,她已经照顾了30多名新冠患者。当她出现与新冠肺炎一样症状的胃部不适时,再也无法淡定的珍妮蜷缩到一边崩溃大哭,哭到差点换不过气。

珍妮·考德威尔不是唯一一个面临心理压力的医护人员,也不是最严重的那个。

4月27日,美国纽约一位急诊科主任不忍看患者一个个死去,在家自杀,经抢救无效身亡。

5月初,俄罗斯两周内连续三名医护人员跳楼自杀,其中两位不治身亡。

5月19日,印度一位35岁的护士哭着说,因为害怕被感染以及可能将病毒带给家人,无法承受压力,想辞职。

目前海外疫情形势依然较严重,根据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,截至发稿前,全球累计确诊新冠病例数超500万,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10万的国家已经达到12个,其中美国(超157万)、俄罗斯(超31.7万)、巴西(超31万)、英国(超25万)等排在前列。

各个国家医护人员的精神压力巨大,特别是确诊病例数排在第一的美国。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(KPMG LLP)的一项调查显示,美国近3/5(59%)的医护人员表示,新冠肺炎在损害他们的心理健康。

科罗拉多大学临床与转化科学学院的教授梅雷迪斯·梅勒(Meredith Mealer)估计,美国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)的护士和医生接近40%~50%。

面对人类尚不完全了解、且传染性极高的新病毒,是人都会害怕,更何况是在前线与病毒接触最广的医护人员。此外,他们在前线还必须面临多重压力。

“我在第一线救治患者,却不是一个好护士”

由于尚没有确切的治疗药物,对于患者的身亡,很多医护无能为力,这也无形中给他们增加了压力。护士卡米尔·戴维斯(Camille Davis)目睹了30多名新冠患者死亡,她能做的只是拨通患者家属的电话,让他们有机会道别。

“一线医护人员所承受的压力非常大,堪比战争。”山伊坎医学院(Icahn School of Medicine)的院长丹尼斯·查尼(Dr. Dennis Charney)说。

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健康系护士科学家朱迪·戴维森说:“这种在前线的压力可能是过去人们所想象的100倍。”辛辛那提的护士波比·斯特罗钦(Poppy Strochine)说:“对我来说,这就像进入战场,每个敌人都是狙击手。因为你看不到它,不知道它会从哪里来,而且你还没有防护物资来确保自己安全地进行战斗。”

在曼哈顿工作的急诊医医生杰森·希尔(Jason Hill)写了三周的日记,记录了新冠疫情给他和同事带来的负担。他在4月3日写道:“我今天接诊了四位同事,我们共同挽救了生命,又失去了生命,但是现在他们却躺下来了……今天感觉真的像战场前线。”希尔用着一只已经连续戴了好几天的一次性N95口罩,为重复使用,他只能用烤箱烘烤。

曼哈顿退伍军人事务医院的重症监护护士德里克·比利亚雷尔(Derek Villareal)说他在工作中面临的压力无数:基本安全装备仍然供不应求,“当打扫病房的工作人员出来,要口罩时,我们实际上会不高兴”,还会互相争吵。

除了患者护理和自身安全方面的压力,医护人员还面临着道德上的困扰。

为安全起见,医院一般不让家属探望新冠患者,这让比利亚雷尔困扰不已,因为他也没有时间安慰患者,也很难和死亡患者的家属解释患者的死亡过程。他说:“这些事情真的会让你认为自己不是个好护士。”心理学家将这种心理负担称为“道德伤害”(moral injury)。

萨克拉曼多急诊室护士雷蒙娜·摩尔(Ramona Moll)也认为无法抚摸或安慰患者非常不人性,而且很残酷,“你就像是一个机器人,既无法与他们交流,也无法向他们解释,唯一能做的就是露出同情的眼神。”

帮助医护人员缓解心理负担迫在眉睫,有些医院已经在行动。

实施干预措施为医护人员解压

为了避免医护人员出现心理健康危机,世卫组织已敦促全球医院将新冠疫情视为一种长期情况,为医护人员提供休息时间并让医护人员适当轮转高压力岗位。

美国医学协会推荐美国前线医护人员使用冥想应用程序Headspace来放松身心。

医院也开始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支持小组。

例如西奈山卫生系统正在制定一项计划,提高医生和护士的心理承受能力,及时发现可能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并为他们提供咨询。纽约市的其他主要医院,包括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附属医院,也已开展了类似的工作。

在加拿大密西沙加Credit Valley医院的临床教育工作者Cailtin Kroll为医护人员找到了另一种方法:面对死亡的新冠患者,医护人员/医疗团队可以对他们举行一个“结束仪式”,仪式上,医护人员只需要承认自己和团队尽力了,不要认为自己/团队很失败;还需要承认死亡的患者在另一个世界有家人、有朋友,不会孤单。这对于帮助医护人员解压非常有帮助,Cailtin Kroll表示。这种做法已经在当地传播开来。

一些企业也为医护人员开发程序,提供心理支持。例如澳大利亚Smile Mind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合作开发程序,为2万名澳大利亚抗疫医护人员提供专门心理健康计划,帮助他们管理自己的心理健康,内容包括压力管理、睡眠、承受能力、清晰思考和在压力下的决策等主题。

“Smiling Mind的程序以前曾被医院和医护人员使用。在联邦政府的支持下,我们对程序进行了调整,使其与医护人员当前正在面临的问题相关。医护人员正在最前线服务,在这个充满压力和焦虑的时期,免费为他们的心理健康提供支持也是我们支持他们的一点小心意。”Smile Mind的首席执行官艾迪·伍登(Addie Wootten)说。

本文为健康界看健日报原创文章,更多深度好文请点击:看健日报

欢迎投递医疗健康好文,录用后稿酬丰厚,并优先在健康界全平台推广。

赐稿请发至:zhangwenkang@hmkx.cn

本文为健康界原创,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,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!
关键词:
患者,他们,护士,医护人员,压力

人点赞

收藏

人收藏

打赏

打赏

我有话说

0条评论

0/500

评论字数超出限制

表情
评论

为你推荐

相关文章

推荐课程


精彩视频

您的申请提交成功

确定 取消
×

打赏作者

认可我就打赏我~

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

打赏

打赏作者

认可我就打赏我~

×
打赏

扫描二维码

立即打赏给Ta吧!

温馨提示:仅支持微信支付!

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